某布丁♤

【杰园】The virus

大概是个未来pa(?),这里是小萌新一只,求眼熟,智能AI管家杰x园丁艾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杰克,今天的天气预报。”艾玛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,含糊不清的说道。
  
“10月1日,伦敦,于4:13开始,降雨120毫升,在5点整结束,出门前请带好雨伞。”
  
管家外形的智能AI顿了顿,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,“最高气温23度,最低气温11度,昼夜温差较大,还请您准备好衣物。

“艾米丽小姐会在五点整的时候到来,在花园中和您一起享用下午茶。”

“情况汇报完毕”,被称为杰克的Al管家行了个标准的绅士礼,然后立于旁边一动不动。
 
艾玛咽下培根,放下刀叉,望向了手腕的电子表。
 
“知道了,你先去准备一下吧。”
 

 
能和在医院工作,经常抽不出时间来的艾米丽享受下午茶可是件很难得的事。
 
不过在此之前,她可要先好好打理一下自己的花园。
  
“请站于黄色脚印处,双眼目视前方。”带着滋滋声的电子音响起。
 
淡蓝色的光芒扫过艾玛的眼睛,那双祖母绿色的眼睛似乎依旧不习惯这刺眼的光,略微眯了起来。
 
“身份确认,请进入。”
  
一片宛如斑斓锦缎般的花海呈现在她的眼前,被她精心打理过的花园即使繁花众多也不会显得杂乱无章,而是井井有条。
 
与全城统一的天气不同,艾玛的花园中下雨的量和时间都是不一定的,雨量不像被设定过的那样永远都维持在一个恰好的标准,在她的花园中会有和风细雨,也会有瓢泼大雨。
  
现代所有东西都是维持在一个所谓完美的标准,一切都似乎是被安排好的一般,所有人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——她不喜欢。
 
生活中没有点随机性,那就不算是生活了,不是吗?
  
艾玛踩上湿润的泥土——显然这里刚下过雨,抚摸花瓣略有残缺的几朵玫瑰,那柔滑的质感令几天没来的她甚至有些感觉不可思议——在现在几乎所有的植物都是用无土培栽,泥土,野草可以说已经完全绝迹。
 
大自然已经退出了这个时代。
 
艾玛拿起了园艺剪,仔细修剪的花朵以及杂草,施肥等一系列工作都是她一个人完成。
  
“您这是在做何事。”背后传来管家的声音,不同于杰克平日里彬彬有礼却无一点感情色彩的声音不同,语音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愤怒。
  
(未完待续)

有哪个大触能教我画奥吗……

我一个写手画什么画啊……
毁人物预警……
附赠小小小短篇一枚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诺亚,他是宇宙初光,在别人眼里,他就是神。

他有着永恒的生命却只能看着自己熟悉的人一个个离开。

最后,只剩下他自己。

但他却不属于他自己,而属于整个宇宙。

他,也会累啊……

他以沉睡逃避,却还是要面对那令他心如刀割般的事实。

他代表光明,却承受太多的黑暗。

你说我一个好好的写手画什么画呢……

第一次无临摹自己原创

毁人物注意!

宠物店的二三事

第三章

(此篇为日常篇)

“叮!”烤箱发出轻快的声响,布丁打开烤箱,将里面刚烤好的饼干拿了出来。

切了几把香菜,剁了几块熟牛肉,下了两碗面后。布丁推开厨房门,喊到:“缘!好吃早饭了!”

可是她喊了几声,都没人应。布丁算了算日期,冷笑一声。

“哐!”卧室门被暴力地一脚踹开,里面的缘正用被子蒙着脸,呼呼大睡。

布丁:一脸冷漠.jpg

“起床!”布丁一把掀开被子,睡得死死的缘似乎是感觉到了几丝凉意,将被掀开,扔在一边的被子又一点一点抱回来,蜷缩成一团,翻了个身,继续睡。

“肯定是昨天晚上又熬夜玩手机了,我应该将她手机没收的……”布.真.老妈子.丁忍住一把把缘从床上拎起来的欲望:“不起来是不?那就别怪我了……”

缘:我明明盖好被子了为什么突然有丝凉意呢?

不一会儿,布丁两手捧着只团子过来了,而且似乎很费力的样子。

“那么,缘,你觉得你承受的住一只盖亚团子的体重吗?呵呵呵呵……”

布丁站在床边,将盖亚团子斜向上举高,然后松手……

0.01秒后……

布丁拍拍手,看着已经开裂的床板以及被盖亚团子砸了个正着的缘,耸了耸肩,走回厨房开始榨果汁。

“看来缘得过好一会儿才能缓过来呢。”

今天的宠物店也是一如既往的美好呢,除了一只受惊吓的盖亚团子和一个差点全身粉碎性骨折的店长。


布丁每天的任务:给缘和团子准备早饭——叫缘和团子起床(缘如果实在叫不醒就拿盖团砸)——偶尔帮忙送团子去客人家——出门拿不知道谁寄来的快递(前文提过)——买菜

“话说今天赛罗吃了胡萝卜了吗?”布丁突然抬头问到。

“你在我店里住了几天了”

“523天。”

“你总共问过522次,而有哪次赛罗吃过了?”

“……”

“是它逼我的。”布丁一脸平静地拿出一把美工刀。

(十分钟后)

“除了无限已经找到主人,暗黑找不到外,其余都吃了。”

“……话说今天又收到了什么?”

“一只亚波人玩偶和一只哥莫拉玩偶。”

“虽然我问过很多次但还是想问,这是谁寄过来的?看起来很贵的样子,细节什么的都弄的很好。”

“我也还是那四个字回答:我.不.知.道。”

这时,店里突然传来一声巨响。

布丁:……

缘:……

“你们……三天不打上房揭瓦!”(异口同声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宠物店的二三事

第二章(2)

直到布丁差点被咬下一块时,缘才把一黑一白那两只团子扯了下来。

“嘭”的一声,布丁不见了,一个一米六左右的女孩站在桌上,手中还拎着三只捷德。

“缘!你给我站住!”女孩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把美工刀,“哗啦”一声,锋利的刀片直直对向缘。

(十分钟后)

“一,二,三,拉!”两人像是拔河一样,一人扯住贝利亚,一人拉着眼睛颜色突然转红的捷德,朝两个方向拉去。

至于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子,还得从五分钟前说起……

当缘好话说了一大堆使布丁消气后,原本在桌子上的贝利亚突然一口叼住了原始捷德,一把拎走。

一只团子的速度没有多快,可当缘拎起捷德时,却发现了不对劲。

平时十分温顺的捷德一反常态,死死咬住缘的手,留下了几个小小的血印,而它的眼睛,也变成了危险的红色。

“……贝老黑你对你儿子干了什么?!”缘大喊到。

而贝利亚像是502一样咬住了捷德,死活不松口。

于是出现了这一幕。

“现在该怎么办?这样子肯定不能送到客人家里去。”布丁将贝利亚罩在玻璃杯下,使了很大的力压住。

“叮!”储藏室上的风铃突然响了。
“等我一下。”缘打开门,原本平常的储藏室此时却出现了一个漩涡,像是通往一个地方的通道般。

十几秒后,缘气喘吁吁地从漩涡里出来,储藏室随即恢复成本来的模样,而缘的手里,多了只团子。

“捷德的皇家形态,用它应该可以压制。”

缘从架子上拿下几只软胶:“另外为了防止贝利亚把客人的家拆了,你拿这样几个玩偶过去。”

布丁打量了一下软胶:“这玩偶质量看起来挺好的,你哪来的钱买的?”

“那些不是我买的。”缘将架子整理了下,“每过几个月就会有我的包裹,上面寄件人的姓名地址全都空白,每次都是怪兽玩偶什么的。”

布丁拎起一箱泡面,提起四只捷德+一只贝利亚+一只无限赛罗。

“那我先走了,最好把店后面山上那些团子们放出来一下。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

“已经有好几只团子找到自己的主人了,一定要好好对它哦。不然……”

第二章 完
(发完就跑拒绝谈人生!ヽ(゚∀゚)ノ)

电王同人段子(all良)

【主骑猫化】【粮太少快饿死了】【完全不知道取什么题目系列】【搞事产物】【ooc预警(重点!)】【私设异魔神有实体】

Milk  Dipper的门依然如往日一样掩着,浓郁的咖啡香缠绕在每个过路行人身上,使这隆冬的天气中增添了几抹暖意。

“爱理小姐,请问良太郎在吗?”门被轻轻打开,Hana走了进来。

“啊,是小Hana啊,进来待会儿吧,外面很冷呢。”说完便倒了杯牛奶放在桌上,“小良出去买东西了,应该快回来了。”

“那就麻烦爱理小姐了。”

(30分钟后)

“奇怪,良太郎怎么还没回来?”小Hana疑惑地看了眼时钟,“不会又碰上什么麻烦了吧。”

“爱理小姐我去找良太郎!”
“我也和你一起去。”

“良太郎,良太郎!”“小良,小良?”小Hana和四处呼喊着,却使终没有发现良太郎的身影。无奈之下,两人分开,到良太郎可能去的地方寻找。

突然,小Hana发现了一抹红色,那是良太郎的围巾,以及一大堆散落在地上的东西。

“难道良太郎,出事了?!”

一个微弱的声音从小Hana身边传来:“Hana桑……”

“良太郎?你在哪!”Hana四下张望,只有一只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到她面前的小猫可怜地望着她。

头部只有眼睛附近组成两个半圆,一道白色从两眼之间穿过,像是电车的铁轨一般黑白组成了与电王相似的花纹。两只眼睛似乎下一秒就会被泪水淹没,两只耳朵动了动。

“Hana桑……”

(Der—Liner内)

“事情经过就是这样。”然而Hana费了一通口水的话众异魔神似乎并没有听进去。

他们只在干一件事:逗.猫.咪!

桃子对着良太郎(猫)就是一阵乱揉,把毛揉得乱七八糟。
浦塔罗斯把小鱼干钩在钓杆上,“钓猫”。
平时只是睡觉的金塔罗斯也一反常态,盯着在扑鱼干的猫。
刚回来的龙太看见桌子上的猫就一把抱起,抢走,结果招来桃浦金三人的抢夺……

“大家……快住手……QAQ”良猫表示它这样被抢来抢去,被死死盯着真的很难受啊,“Hana桑救我……QAQ”

在喊了几声四异魔神仍没停止后,小Hana已经忍不住了,一人赏了一个拳头。

“从今天开始,在良太郎恢复以前,你们一个人照顾他一天,这是惩罚!(真的吗……)”

【第1天】:桃塔罗斯

天气意外的非常好,在良猫的请求下,桃塔罗斯只好十分不情愿(并不是)带着良猫去晒太阳。

阳光洒在深秋略有些枯黄的草地上,仿佛像晒过的被子,散发出一股好闻的气味。

良猫在草地上打了个滚,看到一只蝴蝶飞过,身体竟然不由自主地扑了过去。

幸亏良太郎此时是猫,不然他的脸颊一定比苹果还红。

深秋的阳光是十分温暖的,桃塔罗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,而等他醒来时,良猫早已不见了。

“良太郎!良太郎!”桃塔罗斯四周看了看,却发现一群小孩子正在逗弄着良猫。

桃塔罗斯不知怎么的突然一阵火大,他一把抱起良猫:“喂!你们这群人,知不知道动别人东西要经过主人同意吗?”

小孩一哄而散。

桃塔罗斯抱住良猫就离开了。
“……桃塔罗斯,你生气了吗?”
“老子只是单纯看那些人不爽而已。”

【第2天】:浦塔罗斯

良猫舔了舔爪子,无聊地趴着,过了一会儿,缩成了一个团子,又伸了个懒腰。

这一切都被喝着咖啡浦塔罗斯看在眼里。理智告诉他要冷静,可是手却已经不由自主地开始帮良猫顺毛。

“良太郎,你身上毛有些脏了,该洗洗了。”

“喵?喵!”变成猫后产生的本能使良猫抗拒着把毛弄得湿漉漉的,更何况是洗澡!而且它的毛也不脏啊。

可惜,对浦塔罗斯来说,反对无效。

(40分钟后……)

【恭喜浦塔罗斯成功触发良太郎炸毛技能】

良猫气呼呼地抖了浦塔罗斯一身的水,然后安静地在桌上蜷成了一个球。

“良太郎,不把毛吹干会感冒的。”浦塔罗斯举起吹风机。

这样毛湿漉漉的也难受……

所以良太郎你最后还是被浦塔罗斯吃得死死的(划掉)。

【第3天】:金塔罗斯

“良太郎,就算变成这样,也不能停止修行啊!”

金塔罗斯成功把这句话付诸实践。

良猫表示它这一天身理与心理都遭受了极大摧残。

所以当良猫一脸受委屈的表情回到Der—Liner后,剩下三人那眼神几乎能把金塔罗斯撕成碎片。

“死熊你干了什么啊!良太郎怎么是这个表情!”
“金塔罗斯你这样鱼儿可不会上钩啊。”
“小熊你这个大笨蛋!”

【第4天:龙塔罗斯】

其实另外三人一度担心龙塔罗斯这小孩子脾气不知道会干出什么……

但是在他们看到龙塔罗斯拿出逗猫棒,猫砂以及一大堆猫用品后……

桃子:难道这小子隐藏属性是猫奴?
乌龟:看来我得准备些更好的饵了。
熊:呼噜……

(桃浦金:看来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)

“良太郎,这里这里!”
“喵呜?”还没反应过来的良猫就从地上被抱起来,落在龙塔罗斯膝盖上。

良猫伸了个懒腰,渐渐进入了梦乡。

其余三人特别放轻了自己的动作,平时吵吵闹闹的桃子意外地坐在位置上,安安静静,金塔罗斯的呼噜声也罕见的消失了。

(几天后)
“这几天多谢大家的照顾了。”良太郎鞠了个躬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耳朵尖有些红。

“嘛,我们是伙伴啊。”

良太郎看着电车驶向远方,心里多了几丝伤感。
下次见面,又是何时?

“喂,良太郎!”肩膀被人突然拍了一下,回头,红,蓝,黄,紫四色眼眸齐齐看向他。

“Hana同意让我们留下一段时间。”浦塔罗斯扶了扶眼镜。

良太郎看着这些熟悉的脸庞,笑了。

时间会流逝,记忆会淡,但此时此刻,有你们就好。

【下一次写什么呢?桃良,浦良,浦桃……想看的小伙伴请留言(๑•̀ㅂ•́)و✧】

新年(2)


(经过一阵“呯呯咚咚哐哐”后……)

“切,这群家伙怎么这么不经打,老子热身都没完就全趴下了。”桃塔罗斯扭了扭脖子,不耐烦地说到。

“前辈还是一如既往的急躁呢。”浦塔罗斯扶了扶眼镜。
“喂!死乌龟你是想打架吗!老子奉陪!”

“呼噜……”金塔罗斯盘腿坐下,不一会儿就打起了嗑睡。

龙塔罗斯拿起树枝戳了戳倒在地上的几个小混混:“这么容易就打趴下了,没意思~”

良太郎看着吵吵闹闹的一帮异魔神,仿佛又回到了在Der—Line的时光,以及与大家并肩作战的记忆……

离别时的伤感,重逢时的喜悦……许多种复杂的情感一起涌上心头,如同调味瓶般。

想笑,眼泪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滑下脸颊。

“大家都在……”良太郎止不住哽咽声,低低地哭了起来,“就好……”(良太郎你是不是忘了一只鸟,一只老妈子以及你姐夫了……)

“喂良太郎你没事吧!”“用这张纸擦干眼泪吧!”“死熊你在干什么!”“良太郎你怎么了?”

“良太郎,没事的,我们都在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小良,这些是你的朋友吗?”姐姐好奇地看着良太郎身后的几个人。

“是的,姐姐。”良太郎笑了笑,将买来的东西递给姐姐。

“那个……姐姐,能让他们和我们一起过年吗?”

“可以啊。”姐姐微微一笑,手中依然没有停下倒咖啡。

香气溢满了店内,与外面的烟花,相映成趣。

“大家许一下新年愿望吧。”良太郎闭上眼,朝着天空,双手合十。

“什么是新年愿望啊?”龙塔罗斯首先发问。

“就是新的一年里你想实现的愿望。不过说出来就不灵了。”

其实啊,五个人许的愿望是一样的。

—END—

新年(all良,粮太少实在快饿死了)

某布丁的碎碎念:最近入了电王的坑,补完全部后……

卧去良太郎怎么辣么可爱一个笑容简直治愈了啊!团宠啊!!浦良桃良all良我都吃!但粮太少我快死了……

这篇可能比较日常向,ooc预警。
私设异魔神有实体。

白色的雪花宛如精灵一般缓缓飘落,在地面铺上了一层雪白的棉絮,整个天地似乎都成了白色的舞台。

良太郎缩在姐姐为他织的围巾中,双脸冻得通红,他骑着自行车,车把上挂满了新年要用的东西。

时间从指间流过,转眼间已经快是新年了,喜庆的气氛弥漫在空气中,充满了每个角落。

“啊……姐姐一定等急了吧,得加快速度了。”

然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雪球以光速朝良太郎的脸飞去,正中靶心,车身猛地一歪,“刺拉”一声,车把将旁边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划了一道浅浅的口子。

“糟糕了……”

良太郎的衣服被一个人狠狠揪住了:“喂!小子!你几个意思?把我车划了!”

“那个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“说对不起就有用了?”车上下来一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男子,头发杀马特一般的红一片绿一片,像个调色盘。

那人一吹口哨,后座上立刻下来几个小混混围住了良太郎。

揪住良太郎领子的那人说到:“小子,你今天不交出100万就别想走。”

“唉?!”100万是不是太多了……良太郎心里默默说到,“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……”

“那就打一顿!”

几个小混混欲动手,向良太郎靠近……

“嘣!”一个小混混立刻头朝下,摔了个狗啃屎,直接晕了过去。

“老子,登场!”

红色的双眸里仿佛燃烧着雄雄怒火,炸起来的头发似乎表达了来人的愤怒之情(实际上是天然的),手中不知从哪来的钢棍已经有些弯曲了,可见来人力气之大。

“你们几个敢欺负良太郎,胆子够大啊,看老子climax到底把你们一个个打趴下!”

“桃塔罗斯……?”良太郎不确定地喊出了这个名字,这个许久未见的好友的名字。

“别忘了我们呢。”桃塔罗斯身后,一蓝一黄一紫的身影探出头来。

“本来打算来看看能不能钓到良太郎你呢,没想到却出现了一些杂鱼呢。”浦塔罗斯扶了扶眼镜。
“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吗?”大冷天,金塔罗斯却只穿了件和服。
“良太郎,来玩吧来玩吧!”龙塔罗斯依旧在蹦蹦跳跳,他转向那群小混混:“我可以打倒你们吗?你们不用回答!”

“现在,先解决眼前的家伙吧!”桃塔罗斯扭了扭脖子,发出“咔哒”的声音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